馆馆哒哒哒

他日江湖相逢,再当杯酒言欢。

天舞姬

魔息珥图:总裁大老板
淡风武靖:娱乐场所侍者

“呼…”魔息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,梦里有个女子,轻纱披身,舞姿轻盈,每当魔息走进她,想愈加清晰地看清女子面貌的时候,女子便随光而去,魔息便从梦中醒来。魔息嘲笑着自己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现在却像情窦初开的男生一样,做着这种梦,大概禁欲太久了吧。是时候放松放松了。
魔息的公司最近接下了一个大工程并且这个大工程完成的十分顺利,魔息作为大老板,自然要好好犒赏这些手下员工。于是包下了整个阿寒宫。阿寒宫是一家餐饮娱乐一条龙的休闲场所,进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。这日带着手下前来庆祝,却遇上一件让他头疼的事。“啊…对不起,对不起,不好意思,我没有注意到您”魔息被一名侍者迎面撞开,酒水撒了一身,魔息一脸阴沉注视着面前的侍者,犯错的侍者被这凶狠的目光注视的抬不起头来,魔息的角度只能看到犯错误的侍者露出的白皙脖子,“你叫什么名字,抬起头。别让我说第二次。”“我…我叫淡风武靖…是新来的侍…侍者”说罢便抬起微红的脸颊看向魔息。魔息愣住了!眼前人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是了,就是那个夜夜让魔息魂牵梦绕的人儿。触手可及的礼物,魔息这种大奸商怎么可能让他溜走,“你把我衣服弄脏了,你要怎么办?”“你…我赔你一件吧。”“赔?这件衣服很贵的,你拿什么赔?”魔息走向武靖,把他困在自己与墙壁之间,高大的身形压迫着武靖,让他无所适从。“不然你陪我喝杯酒吧,喝完就让你走。”“真…真的么?喝完就让我走?”“真的!”魔息拉着武靖走向包厢。武靖坐在包厢里,看着魔息拿出高脚杯,淳淳的葡萄酒落入杯中,发出淡淡幽香,此时的魔息吸引着武靖,像毒药一样,让武靖挪不开眼睛。“喝了吧,喝完让你走。”武靖接过酒杯,不会喝酒的武靖一口喝完“咳咳…咳咳,我喝完了,那个…我先走了”站起的武靖走向房门,眼睛开始模糊,身体也发软,走不动,缓缓倒了下去,魔息轻松的接住了武靖,武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眼,看见了魔息的眼睛,那种眼神,好像凶猛的野兽看见了猎物。

评论

热度(1)